书写美丽

MT602021-08-17

  教师和其他职业一样,不可避免地会面临无奈与尴尬。

  然而纺织工工作的对象是锦衣狐裘,商人工作的对象是营营利市,唯有教师,教育对象是孩童、是青少年,是懵懂,是纯真,是人生最初的美丽,是生命最本真的行走。这段旅程是风和日丽还是疾风骤雨?这段岁月是顺风顺水还是艰难闭塞?即使是后者,又该以怎样的生命姿态去挺立,去昂扬?这个姿态是否美丽很可能决定了这个生命体终生的生命选择。英国诗人弥尔敦曾在他的名著《复乐园》中说:“童年中预示了成年,就像清晨预示了白天。”华滋华斯也说:“孩子是成人之父。”童年在整个人生中的重要性不容许我们带有任何一点“无奈”和“尴尬”走进教育。

  《两小儿辩日》的故事众所周知。当两小儿争得面红耳赤谁也不服谁的时候,我相信他们一定是怀着深深的期待询问孔子的,因为孔子当时被誉为最博学的人。然而,“孔子不能决也”,孔子的表现似乎令他们有些失望。我相信那一刻心灵的满足、自我的得意和对“圣人”光环的怀疑一定深深地饱胀过他们童稚的生命。列子写这个故事的目的并不意在教育,但是这的确可以看作一个温馨可人的教育故事。因为活得非常落魄的孔子在也许略有些局促的坦诚中不知不觉在这两小儿的精神家园里种上了美丽的花朵,求知的可贵、勇于思辨的自信、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求实、生命亦有涯知识却无涯的广阔……这些美丽的花朵将在两小儿的生命花园里长成怎样的一棵参天大树,足可引发我们展开美丽的并且是深远的遐想。

  当然孔子的时代和我们这个时代是大有区别的,但是在面对一个生命体的严肃性上,我们必须如孔子一样种植美丽。

  我们拥有一个美丽的灵魂吗?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说: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摇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当我们以更为丰富更为宽广更为深邃的灵魂去飞翔时,跟随我们翱翔的一定是更为广阔深邃的教育星空。所以反思、阅读、书写这些远离世俗的美丽必须成为我们唯一的行走;单纯、睿智、热忱这些灵魂的美丽必须成为浸染我们一生的芬芳。

推荐阅读:

一年级心情日记

  我们拥有正视现实、智对现实的美丽吗?面对教育环境的异化,我们拥有怎样客观的认识?我们怎样引领那些稚嫩的生命在其间穿梭前行,并能拨开丛林时时沐浴阳光?孩子们需要我们的引领,他们稚嫩的双肩有时还不具有承担压力的宽厚,他们瘦弱的臂膀有时还不具有在激流漩涡中奋力划行的力量。我们适时的搀扶与鞭策会使他们拥有奋力拼搏的美丽。

  我们有守望教育星空的美丽吗?我们凝望孩子的眼眸中映射的不仅要有孩子的现在更要有孩子的未来,我们搀扶孩子的双手里紧握的不仅要有面对现实的拐杖更要有抚慰心灵的魔杖。也许我们曾有过美丽的誓言,然而,现实的繁杂和人性的懈怠,是不是会让那些美丽的誓言成为风中的飘零?尤其是在教育环境尚待改善的今天,在被分数的紧箍咒念得有些头疼的现下,我们是否还能在孩子的生命历程里播种美丽,等待未来的某个日子里开出美丽的花朵?

  ……

  真正走进教育,不再无奈尴尬;真正走进教育,只有美丽。

  书写美丽!

  ——《沿海教育》卷首语

感谢阅读书写美丽,希望能帮助到大家,谢谢大家对美德网的支持!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熊掌号。

文章下方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