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繁华》小说

MT302021-06-09

  一

  “阿哲……阿哲?!”

  女子不停的呼唤着,许是梦境中的那堵围墙隔开了他们人各一方的距离。

  人之一生,遇人无数,却不曾遇见青丝。

  情窦初开之时,何是心里最青花的一缕红线?

  “阿哲……你当初既愿意留下,就不该给我那样的承诺。”

  红尘俗世。

  虚无之体,亿灵,她眼前的女子,呵,倾尽一生繁华,却不知珍爱之物就在身旁,方在失去之时才知醒悟荒唐的一切。

  女子轻轻抬起阿哲的手臂,泪花染湿了脸上的胭脂水粉,慢慢诉说起了她的故事与她的无奈。

  亿灵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不打算这时就取去阿哲的魂魄。

  她知道,每个人的心中藏着一首记忆悠远的歌曲,予以脂粉,为她装点;予以滋润,为她丰实;予以水田,心中唯爱滋润。

  阿哲,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当初你我年少无知,但你却教了我许多。教我忍让,教我退步,教我宽恕……夜夜未眠时,是你的陪伴。夜夜无法入睡时,是你在我的左右抚爱着我。

  “阿哲,你说过让我等你,可是为什么要早早的离去?”

  亿灵微微扬起嘴角,见了太多俗世繁华了,却唯独对这一对情侣驻足,真是可笑。轻轻扬手,阿哲魂魄已溜入葫芦瓶中。

  虽然经常被人骂做阴间地府的鬼差,但是这差也要做好自己的事。因为恐怕只有她的身容才能以灵体的方式存活于世。

  鬼差,阴间地狱。大多都是是人所胡诌出来的吧。

  “别动,我会带你转世的。”

  亿灵言道。

  “怕是只有这对人让亿灵驻足了吧。”说着,转过头:“若想生生世世在一起,就自断经脉去吧,或许还能经得起同世转生。”

  如此珍贵之言,亿灵居然直白的说出却忘了自己是虚无的灵体,俗世之人哪看的见?但这女子与这男子也是够可怜的,好容易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却让这宿命纠葛住。

  这时,亿灵恐怕也见怪不怪了,曾经看着自己的亲人离去……是件痛苦的事情,当看着别人的也忍痛分割时,自己的心也像是剥开了一层有一层的加墨,可现在,自己心却如坚冰般硬实,也许偶尔也会有一两次被打动吧。

  亿灵想着,轻轻拧好了葫芦盖子。

  “最后一个了。”

  阿哲!女子霎时哭的仰天泪满,痛苦长啸着。仿佛知道了阿哲此时的灵魄已被离开,又或是……初梦的兴起吧。

  此刻,亿灵早已离去,不愿再看这世俗的纷扰以及爱恨的纠葛。

  二

  “喝吗?”

  “我是最后一位吗?”

  奈何桥下,并无像传闻说的妖蛇遍布,也不是腥风扑面,也没有一位姓孟的老婆婆。

  他是最后一个要通过忘川的人了,亿灵眸子中垂下看着碗中水波的倒影,映出这美丽的容貌下却早已是孤独千年的孤魂一只。

  “你是孟婆吗?”

  阿哲问道,面上无太多疑问与意外。但却让亿灵处处为之震撼,器宇不凡,让她有种被深沉压迫,压迫着的感觉,一瞬时突然有了千思万想。

  亿灵突然戛然而止,直起身板直视着阿哲。桥旁的幽火照应着阿哲俊朗的外表,纵使早已无当初那坚定的神情,阿哲的眸子中仿佛刻画着一个女子美丽的容颜,亿灵都看的到。

  如此之人,对待死亡也可方视一舟,令人赞叹,语出不凡,却让人心中那夹杂的暗流涌动。亿灵咬了咬嘴唇,要回答他。

  “孤独千世,看尽繁华,吾也爱情,却也非往。”

  阿哲听着这句话,眸中那一丝情的动魄也愈演愈烈了。

  “我想,求汝。”

  “为何所求?”

  “见,唤筱最后一面。”

  “唤筱?是…今日哭倒在你身旁的那个女子?”

  亿灵回忆起今日取走阿哲魂魄的那一瞬在旁哭泣的那位女子,现在回想起,那女子倒也是极美,深邃的眼眸中虽已被泪花打湿,却也含着一种楚楚动人之美,身穿一身青衣,卧倒在阿哲的身旁,倒也构成了一副生死之恋的美景。

  “不……”亿灵虽都了解着人世间的繁华与离合,但却也不受之这些事物烦扰。道出沉重的拒绝之言。

  阿哲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下,还是穿着这身奴才的服饰,想当初为了见唤筱一面,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没想到自己来到忘川之时,却是穿着这身衣服。

  “为一时之念,却落得如此下场,值吗?”

  亿灵像是看出了阿哲的所有心思一样,想要留下和这个痴情人好好谈话一番,正巧也看看当初的自己。

  “好,不见…就不见吧。但,我告诉你,这一切,都值得。”

  一点灵犀,点亮的最后之爱。

  “喝了他吧。”亿灵将手中的汤汁递给阿哲。

  “这是何?”

  “忘川之水……桥旁两茫茫,忘川河水流断肠。”

  三生石畔,水银路前,过奈何桥,看尽繁华。

  如果有来生,你是否还会愿意和你所爱之人一起?

  三

  雨巷。

  “唤筱,你方才说……长大之后要我娶你吗?”

  一身朴素之装,淡淡纹迹上面那些倒影怎么也看不穿,那双眸子里透出的无尽哀伤即使非之,名唤唤筱的女子也早已看出了。

  “是啊。”

  唤筱的笑靥,永远是那么动人,那么清澈。即使现只是八岁孩童,头上的金步摇也吱吱烨烨叫个不停。

  细雨坠,烟水蒙蒙微醺谁人醉。

  “……”

  男孩迟钝了,也是啊!自幼两小无猜,可为何家室遥遥相隔?若是可去世外桃源,倒也是别样风景,这年,男孩十岁,女孩八岁,第一次说出了嫁娶之事。奈何男孩年少痴狂,不知现在可用情窦初开来表示,只笑着轻轻抚摸女孩的头,装作大人一样教训她不懂事。

  “纵使你我青梅竹马,但……我只把你当做妹妹。”

  男孩回答到,一边抚摸着女孩的头,一边笑着。却不想打开心门看看心中的答案。两人坐在湖边,这片翠湖,便是雨巷的尽头。

  这个雨巷,便是他们相见之地。以前,女孩总是不开心的时候,男孩都会在这里等他,可是不知今日为何说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见面会不会变的生分?女孩想着,心里总是压着沉沉的包袱。

  时光飞逝,女孩和男孩都长大了,也许在十多年或是七八年之前他们还能相见,可现在早已一面也无法相见,当初的年幼无知说出的婚嫁之事在女孩心中早已淡去。

  还是那个雨巷,这个地方始终不变。

  阿哲站在这里等候着,路灯昏黄空气淡薄冰凉,身上也在不知发冷了许多。可,自己为何一直在这里苦守?等待着什么……难度仅仅只是和唤筱的一个约定?每十天,见一次。

  阿哲微微垂下头,想起了唤筱的十二岁生辰,当自己偷偷潜入林府时,险些被当成贼打死,多亏唤筱出面让自己方可逃脱,还记得唤筱送自己离开那刻说的:“雨巷,每十天,见一次。”

  须臾之间,一声‘阿哲’传来。

  四

  他立马转头去看身后,唤筱从迷迷糊糊的白雾中穿行而来,那双被白雾盖住的眸子也渐渐清晰了。阿哲认为,唤筱的双眸是世上最美的。

  “唤筱!”

  当阿哲转身之时,唤筱早已扑向他怀中。

  “阿哲我好想你,今日险些被父亲发现,出不来了。”

  此刻,阿哲突然有千言万语,这句话,仿佛直击他心,感化他心中那最柔软的地方。伸出手紧紧拥住了唤筱,这,算是默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吗。可唤筱却不以为然,没想过这是阿哲第一次和自己如此。

  阿哲轻轻松了些力道,看着唤筱美丽的容颜,挑起她的一缕青丝,吻上了她的额头。

  唤筱的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仿佛受宠若惊一般,爱神突然降临了么。瞬时间,嘴角上扬,仰起头看看自己面前这个器宇不凡俊朗的男子,在唤筱眼里,他或许永远只是保持着十岁孩童的容貌,没怎么发现变了很多……

  “阿哲……”

  唤筱的声音突然变的暗淡许多,犹如看过人世繁华一般的口吻言道。

  “怎?”

  阿哲好容易认清了他的心意,却被唤筱这种口吻惊讶住。在他心里,唤筱应是永远天真灿烂的那个才对。

  “父亲今日说要将我许配给王府的少爷……”

  唤筱说道,但是却露出了点点笑靥。

  “什么?!”

  “听我说完啦,不过父亲要我自己决定,我,又怎么会嫁给那个少爷呢?”

  唤筱挣脱阿哲的双臂调侃道,这话语仿佛在讽刺阿哲的晚后发现。背对着阿哲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阿哲低头一笑。才发现自己已好久没有再笑了,尤其是母亲逝去的时候,现在想起,那时陪伴着阿哲的人,还是唤筱。

  虽然那时阿哲也才十二岁,唤筱也只有十岁之大。但一切都妥妥的办好了,阿哲却表明装作一副不理然的样子,其实心里都明白,是唤筱助自己给母亲下葬以及一切事宜的。

  阿哲从后面迎去抱住唤筱。“呵呵,别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好吗。”

  唤筱也笑道:“我心属你!”

  阿哲突然拉起唤筱纤长稚嫩的手往翠湖的另一边跑去。

  五

  遥望暮色,千缀星辰,初升皎月。天色早已暗淡下来。

  眼前分明是世外桃源,青葱的绿色一点点显露出来美丽至极。风落未沾花情缘,莫叶无血却带伤。墨染屋檐秋木飘香。

  给你讲个故事。

  在这片美丽的青葱草原里,有个美丽的故事,曾经有个天上下来的神女爱上了一个粗俗的凡人,可神不许和人相爱,神女就放弃了她千年的寿命,拥有的一切法力和这凡人再一起了。

  “真的有这么伟大的爱情吗?”唤筱质疑道。

  这里,是一片花的海洋,各种百花奇异自现,这,也是唤筱与阿哲的初识。

  那年,唤筱还只是个调皮的女孩子,那年,他们还未相见。即使是十几个奴才也困不住唤筱的活泼,当唤筱误打误撞进了这片花海时,却迷失在了这里。当阿哲归来的身影看到唤筱睡在了一朵大花儿上,竟被她的童颜打动,以为是个孤女,带回自己家中才知这女孩身着不凡。此后他们便相识了,从那日起,他们就有个誓言,每隔几天都会去这片花海的入口‘雨巷’相见。

  “当然有了,譬如我们。”阿哲说道,眉宇间多了几分帅气。

  “也是哦。”唤筱靠在阿哲的胸膛之中,心中的安全感多了几分。唤筱此景,犹如娇小女子一般。

  此刻幸福,值得一生去回味。他还记得,那天,她笑的很开心。脸上犹如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的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

  我愿作为光守候在你身边一生。我亦愿作为光守护你!

文章下方广告位